当前位置:主页 > 热血传奇 > 心情故事 > 文章正文

传奇 封尘多年的记忆

   不知道大家有多久没想起曾经有个叫盛大热血传奇的游戏了,我也是今天跟旧友聊起传奇才把所有回忆都翻了出来,心中无比感慨,虽然已经7年没有玩过盛大热血传奇但是依然记忆犹新,感觉还是那么那么的熟悉。

    那年16岁,刚刚进入艺校学舞蹈,但我天性好玩男同学教会了我盛大热血传奇。于是,一个小法师跌跌撞撞的在骷髅洞混了2个多月终于13级!当时真的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很新鲜,所以每天电骷髅也电的不亦乐乎。

    过了没几天不幸的事就来了,13级小FS居然被盗号了!我顿时瘫坐在网吧椅子上感觉脑袋一阵晕眩。同学说我急是没用的要我去官方找,折腾老半天我又不懂什么是密保只能愤怒的把传奇咔嚓关掉然后狠狠骂了几句盗号贼,在悲伤过后我无奈的挥泪告别我第一个传奇ID。

    此时传奇已经在我心里扎下了非常牢固的根,几乎每天都要想5次,刚好在网吧认识了一个玩传奇的姐姐,想也没想就屁癜屁癜的跟她去了27区紫月,取了一个醉死小帅哥的名字:メ流星的KISS。

    我的传奇生涯正式拉开了序幕。

    为了纪念我第一个传奇ID,所以毫不犹豫的继续玩法师,但在之后的每天里,悲剧性的看N次黑白电影又让我无比后悔当初的选择。不过不得不承认我是个重感情滴人!

    姐姐经常会教我怎么玩,去哪练级==。我开始慢慢从小白蜕变成传奇职业玩家,开始在练级的同时认识一些新朋友。我的传奇不那么无聊了。

    每天都跟朋友一起打怪练级,每次都是别人冲到前面去打怪,然后我跟在后面猥琐的丢闪电术。尽管这样已经够安全了,可我莽撞的性格还是会闯祸,不是被怪咬死,就是目标没锁定好电到别人。好几次把无情哥哥拉下水一起倒在白日门某某坐标上看黑白电影。那画面着实的好笑,特别是他生起气股着腮帮子又不责怪我。

    后来认识了水浒家族的琼英,我们在传奇里可谓是铁杆子姐妹儿。于是在某年某天我带上500块去了衡阳看她,顺便见了水浒家族成员,一起打传奇,一起吃宵夜。他们为人都很友善亲切,好怀念那的烤鸡翅膀。

    在琼英家住了几天她说去长沙买金砖问我去不去,然后我拧着剩下的几百块钱跟她一块奔往长沙。当时我的FS级别还底不知道买什么,于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姐姐,流星的微笑。她已经30了,应该需要一把好点的武器了,于是我讨价还价好不容易100块买到了无机棍。

    小插曲:还顺便见了一下一个以前老骂我人妖的人—星城狂少。得意洋洋的证明完我不是人妖后就满载而归的回家啦,开心的无比满足的把无机棍送给我姐姐,一些客套话就省略了,但在之后一次争执中她说是我自愿去买的,关她什么事。

    朋友之间往往会因为游戏里什么事闹矛盾,这好像在网游里不可避免,现实也一样。只是传奇把现实浓缩成了一个小世界而已。

    之前也会为一些琐碎的小事闹矛盾,但又不曾放在心上。真正的争执是因为我的两个老公,以前发表的文章写过的就不描述了,也是因为这件事才看清楚她贪婪自私的面貌,也就下意识的慢慢远离她了。

    当时我和好朋友经常去聊聊语音一个叫竹雨林的房间,在里面吹的吹牛,唱的唱歌,谈的谈爱。在语音的那段时光是我传奇里最快乐的回忆。还有就是每天挂在仓库聊天,当时泡帅哥跟调戏男人是我的最大乐趣。

    当然我玩传奇也不全是聊天,我有跟蜈蚣精对抗过,我也有带过祈祷帽子,我也有去过猪7啊,见过袄玛教主啊,还跟祖玛教主握过手。开了苍月岛之后也去被怪物蹂躏过,封魔谷里背着随机满天飞。也曾因为一身祖玛装被人骗哭了半小时,还有我心爱的熊猫跟萱萱姐结婚使我备受打击,慢慢的不想上流星的KISS这个号了,不知道怎样面对那些事。于是ID被我冰冻了,上游戏我就玩微笑的号,在27区紫月找的第N个老公叫帝风,我都没有跟他要过法师装备,只要他送我就要道士的。上微笑号时也找了第N个老公叫湘西道神,不过是以她的名义,因为她在紫月没搞过一次网恋。在后来吧,道神给了她一身名牌装备,再后来吧她还有责怪我上她号找老公。

图文资讯 1 2 3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